洪山广场10幅景观壁画读懂800年楚文化
发布时间:2014-08-20 来源:文化发展公司 点击次数:
 

10幅壁画读懂800年楚文化

前言——

历史学泰斗范文澜所著《中国通史》记载:楚国八百余年扩张经营,为秦汉创立伟大封建帝国准备了重要条件,七国中秦楚应是对历史贡献最大的两个国家。

从“筚路蓝缕,以启山林”,到“一鸣惊人”成就春秋五霸,到“路漫漫其修远兮”的楚辞离骚……800年楚文化独特琦丽,悠远深厚。

洪山广场以下沉式火凤凰图案广场为中心,在中心环形平台外围设计制作有三组、十幅大型浮雕壁画,分别以《楚史》、《楚风》、《楚韵》为题,深度刻画出“楚文化三部曲”。

第一组:《楚史》

   《楚史》分为“创始篇”、“政治篇”、“军事篇”、“文化篇”四幅作品,容纳了十则经典楚事,从四个方面展现楚国在中华历史长河中书写的精彩华章。艺术家通过选取楚文化中具有象征意义或经典造型的系列符号、图案,通过解构重组、类比链接、阴阳互衬、阵列生发等现代艺术形式、语言,运用混凝土、青砖、耐候钢、铜和水琉璃这些材料,进行叙事性与抒情性兼备的创作,既保持了楚文化的古朴风貌,又体现了现代语境下楚文化传承与创新。

     

《楚史——创始篇》  

   

 《楚史——创始篇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史——创始篇》局部

   

 《楚史——创始篇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《楚史——创始篇》局部

    本幅壁画包含“筚路蓝缕”、“迁建郢都”、“首创县制”。

   筚路蓝缕:

   《史记·楚世家》载:“昔我先王熊绎辟在荆山,筚路蓝蒌以处草莽,跋涉山林以事天子,唯是桃弧棘矢以共王事。”《左传·宣公十二年》“筚路蓝缕,以启山林。”筚路,是用荆竹、树枝编制成的大车,或者叫柴车;蓝缕,即“褴褛”,破烂的衣服。意思是就地取材制成车子,穿着破衣服去开发荒山野林,后世喻创业之艰辛。

    迁建郢都:

   公元前689年,熊赀继位为楚国国君,即楚文王。《楚史》载:“文王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迁都于(今湖北宜城楚皇城)。”

   公元前688年,文王跨汉水假道于邓,灭南阳盆地七国,为楚北扩创造条件。楚国以郢为中心,无论窥伺中原诸夏,抚绥汉阳诸姬,以及制驭巴、蛮、越,都具有战略意义。

   首创县制:

   《左传·庄公十八年》载:“初,楚武王克权,使斗缗尹之。以叛,围而杀之。迁权于那处(今湖北省荆门县境),使阎敖尹之。”

   “权”是楚国历史上最早的县。最早创建“县”制者,楚国也。“尹”是楚国治县之官,楚国设“尹”治县,县尹由楚王派遣,而非世袭。这是中国古代官吏制度逐步建立的开端。

 

《楚史——军事篇》

《楚史——军事篇》

    

 《楚史——军事篇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史——军事篇》局部

  

  《楚史——军事篇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史——军事篇》局部

     本幅壁画包含了 “一鸣惊人”、“观兵问鼎”。

    一鸣惊人:

   《韩非子·喻老》载:“楚庄王莅政三年,无令发,无政为也。右司马御座,而与王隐曰:‘有鸟止南方之阜,三年不翅,不飞不鸣,嘿然无声,此为何名?’王曰:‘三年不翅,将以长羽翼;不飞不鸣,将以观民则。虽无飞,飞必冲天;虽无鸣,鸣必惊人。’”楚庄王,楚国著名贤君,公元前613590年在位,后果然为“春秋五霸”之一。

    观兵问鼎:

   《史记·楚世家》载:《左传·宣公三年》(公元前606年),楚庄王伐陆浑(今河南嵩县北)之戎,一直打到洛水边,“观兵于周疆”,在周都洛阳陈兵示威,意欲一统天下。周天子派王孙满去慰劳,庄王竟问“鼎之大小轻重”,意欲问鼎中原。王孙满说:“统治天下重在德,而不在鼎。”楚庄王知难而退。

 

《楚史——文化篇》

《楚史——文化篇》

    

《楚史——文化篇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史——文化篇》局部

        

《楚史——文化篇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史——文化篇》局部

    本幅壁画包含了“老庄之道”、“高山流水”、“楚辞风骚”三大经典文化事件。

    老庄之道:

   老子,姓李名耳,字聃,楚国苦县历乡曲仁里人。春秋时代道家学派创始人,代表作《道德经》。庄子,姓庄名周,祖上系楚国公族,后因乱避罪迁至宋国蒙地。战国时期的思想家,代表作《庄子》,名篇有《逍遥游》、《齐物论》等。后世将两人并称为“老庄”。

    高山流水:

   《列子·汤问》载:“伯牙鼓琴,志在登高山。钟子期曰:‘善哉,峨峨兮若泰山。’志在流水,钟子期曰:‘善哉,洋洋兮若江河。’”琴师伯牙一次在荒野弹琴,樵夫钟子期竟能领会“巍巍乎志在高山”和“洋洋乎志在流水。”伯牙惊曰“善哉,子之心与吾同。子期死后,伯牙痛失知音,摔琴断弦,不再抚琴,故有高山流水遇知音”之说 

    楚辞风骚:

    楚辞又称“楚词”,是战国时诗人屈原创造的一种诗体,作品运用楚地(今两湖一带)文学样式、方言声韵,叙写山川人物、历史风情,具有浓郁地方特色。西时,刘向将屈原及宋玉等人“承袭屈赋”的作品编为《楚辞》。《楚辞》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浪漫主义诗歌总集,其中以屈原的《离骚》、《九歌》、《天问》最受注目。

 

《楚史——政治篇》

 

《楚史——政治篇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史——政治篇》局部  

    

《楚史——政治篇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史——政治篇》局部

  

《楚史——政治篇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史——政治篇》局部

    本幅壁画包含了“止戈为武”、“名列前茅”两个著名的成语故事。

    止戈为武:

   左传·宣公十二年》(公元前599年),潘党曰:“臣闻克敌,必示子孙,以无忘武功。”楚庄王回答:“非尔所知也,夫文,止戈为武。”潘党楚国大夫),认为楚庄王战胜了敌国,应该让敌人的后代都知道,不要忘了楚国的威风。而楚庄王说,“武”字是由“止”和“戈”两字合成的,真正消灭暴乱,是永远停止动用武器,这才是真正的“武功”。

    名列前茅:

   《左传·宣公十二年》(公元前599年),“蔿敖为宰,择楚国之令典,军行,右辕,左追蓐,前茅虑无,中权,后劲。”后半句的意思是,“楚军分右、左、前、中、后五军,由前军拿着茅草当旌旗开路。”现今比喻名次或成绩排在前列的优秀人才。蔿敖,又名孙叔敖,艾猎,蔿贾之子。春秋时楚令尹,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良臣循吏。

 

第二组:《楚风》

   独树一帜,别具特色的风俗信仰,是楚国人前行的方向标,其主要体现为巫风与鬼神共同营造的神秘风尚。《楚风》分为四个篇幅,其分别是“巫风祭祀”、“山泽灵性”、“桑田农事”、“风土人情”。四幅作品连缀成一部楚国文明史,分别从宗教信仰、精神风尚、农事作息和风土人情等方面还原楚人的真实生活场景,传递楚文化中充满生机、遵从内心与自然的精神内涵。


《楚风——巫风祭祀》

  《楚风——巫风祭祀》

    

  《楚风——巫风祭祀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风——巫风祭祀》局部

     

  《楚风——巫风祭祀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风——巫风祭祀》局部

    楚文化崇火尚凤、亲鬼好巫(巫师、占卜、用卦)。巫风(巫术)是构成楚文化最重要、最诡异神秘的部分。巫风的风靡体现了楚人信仰与追求,形成了楚人所特有的神秘文化体系。

       楚人崇巫好鬼神。鬻熊就是酋长兼大巫,后世因袭,还出现了以巫为世官的家族;楚人追求天人合一、天真浪漫,与中原文化尚土崇龙、敬鬼远神、天人相分、力主现实形成鲜明对照。像王室祭祀,古典庄严神秘,用神秘体现神圣,以神鬼而通灵。国家社稷、宗庙神器,楚式鼎、鬲、编钟等特殊祭器、神物、造像、风舞图腾等,这些都是“楚风”里最鲜明的一块。

    此外,楚人有着浓重的太阳崇拜情结,他们把自己的始祖神多归于太阳神。

因此,“巫风祭祀”的创作上着重渲染那种神秘深邃的意蕴,体现庙堂之高、庄严肃穆之风尚;楚人“尚赤”“拜日”,这里“日”构成了画面创作的主体,也象征着“时间之轮”碾过宇宙洪荒,开启未来之意。

 

《楚风——山泽灵性》 

《楚风——山泽灵性》

   

 《楚风——山泽灵性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风——山泽灵性》局部

   

 《楚风——山泽灵性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风——山泽灵性》局部

     楚人尚赤拜日尊凤,崇尚自然之美,山川之灵,对自然灵性十分青睐。柴燎之祭,体现山川草泽的狂野之气;载歌载舞,至情浪漫,狂放不羁,显示楚人勃勃生机的原始生命力。屈原的《山鬼》就是描写人鬼相亲的例子。香草美人、大泽龙蛇、美女猛兽、人鬼情深,鬼神文化氛围特别浓郁,营造出一方浪漫乐土。楚国充满了幻想、神话、巫术观念,是一个弥漫了奇禽异兽和神秘符号的浪漫世界。

   “山泽灵性”的创作以“月”(半日)来表现灵魂的“黑夜”,体现楚文化中的“鬼神意识”,以及选用特别抒情的线条、图案和符号,打造一种活跃的生机气象,营造出浓郁民俗、绚丽靡情的文化氛围。同时与上层信奉,“巫风祭祀”形成一种呼应。

 

《楚风—— 桑田农事》

《楚风——桑田农事》

  

 《楚风——桑田农事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风——桑田农事》局部

    火耕水耨,筑陂灌田,凤罗鸾织,戈射渔猎,荆山冶铸,一件件农事民俗丰富体现了楚人勤劳艰辛的生活风貌。此外,楚人尚东,生之坐向、死之墓向均以东为荣;与周人的面南背北、头北脚南迥然不同。楚人尚左,也与周俗尚右不同。

      楚人修建的期思陂是我国古代第一个社会性的农田水利工程,改变了当时的农田灌溉方式。台谢建筑也是楚人的独创,其筑台追求高峻,以纵目远望;修榭追求空灵,以澄怀远目。而且在建造中还有层台累榭的特点,为后来的南方园林所继承。此外,楚国修城不建池也有别于北方而显示出自己的个性。

   “桑田农事”创作以“丹凤朝阳”为主题,响应楚人尚东之心,以东为尊的布局,强烈的倾向,引领人们朝向欣欣向荣的希望之光,而忙碌、奔跑,体现了农耕文明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艰辛劳作生活风貌。

 

《楚风——风土人情》

 《楚风——风土人情》

   

 《楚风——风土人情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风——风土人情》局部

    楚人风俗独树一帜,婚丧嫁娶,自成特色;节日祭礼,古朴纯真,如端午节的粽子、龙舟,朴实而精致。楚人尚赤,建筑服饰器物均以赤为贵,各地楚墓出土的黑底朱彩漆器就是例证。楚漆绘画是楚风民俗最具标志性的图像符号,而楚人男留长髯、女爱细腰(“楚人好细腰”)也是不同于中原的特别风俗。

    中原文化偏重于礼法,楚文化偏重于情感,而且楚文化在念祖忠君爱国上比中原文化表现得要更为强烈深沉。楚人念祖、爱国、忠君比之周人更为突出,他们习惯于用原有地名命名新地,丹阳、郢数次迁移不改其名就是为了缅怀先祖。

    楚人由于历尽艰辛而建国称霸,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尊心异常强烈。钟仪南冠面晋,南音不改;屈原成为第一个伟大的爱国诗人,都是典型的例子。

   “风土人情”的作品以简洁的构图,具象的人物,偏暖的色调,“风俗画”式的描绘出楚人现实的生活图景,真实再现了楚人的生活画卷,与《楚风——桑田农事》构成对称之美。

 

第三组:《楚韵》

   特殊的人文气韵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蕴令楚国人引以为傲。《楚韵》分为“神韵”和“气韵”两幅作品,分别通过虚、实的对比,将精神形象化艺术化,体现楚文化中神秘幽远、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“韵味”。彰显楚文化独特琦丽的浪漫神韵,揭示楚文化悠远深厚的人文底蕴。

 

《楚韵——神韵》

《楚风——神韵》

       

 《楚风——神韵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风——神韵》局部

    “神韵”重在表现精神气象,精神追求之境界,强调“形而上”的玄思。像“为天地立极”、“老庄之道”式的骄傲,“庄生梦蝶”、“鲲鹏展翅”式逍遥洒脱;像屈原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”那种“天问式”的神思追问;像“高山流水式”的神交至境……楚文化“山水清音”,上下求索,自成一派。

      在思想界,老子、庄子最早开启了“百家争鸣”、百花齐放,“老庄之道”与“儒家之术”争奇斗艳,堪称绝代双娇;在艺术上,编钟余音绕梁,韶乐“三月不知肉味”,“高山流水”成为千古绝唱;文学领域,屈宋领一时风骚,《楚辞》作为南方文学的集大成,与《诗经》遥相呼应,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浪漫主义诗歌总集,屈原的《离骚》、《九歌》、《天问》、《九章》最受注目……

   “神韵”的创作中运用拼贴、剔透、错位、叠加等综合表现手法,在相对平面的空间里,呈现出时空交错的历史关系,再现楚文化博大精深的绝妙意韵。

  
《楚韵——气韵》

《楚风——气韵》

    

《楚风——气韵》局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楚风——气韵》局部

    谢赫六法是中国画中的经典,是中国古代美术品评作品的标准和重要美学原则,而“气韵生动”是其中重要的一环。其强调一种美学风范,指现实生活层面里的唯美、浪漫的追求,体现一种“形而下”的勃勃生机与天真狂放的创造力。

   青铜技术、锦帛工艺、丝织、刺绣流程充分体现了楚国物质文化独特风格;陶器中的“楚式鬲”、“楚式鼎”和“长颈壶”造型特异,表现了楚人的审美情趣。青铜器由于创造了中原不曾有的失蜡法或漏铅法铸造工艺,而卓然一家,并领先于中原。铜礼器是楚国铜器发达的象征,还得扬越和华夏的青铜冶炼技术而兼之,使自己的矿冶水平居于全国领先水平。

   在“气韵”的创作中,精选了楚文化在漆器、木器及青铜器,丝织、刺绣及工艺品(物质方面的主要成就)上的典型图案、纹样、装饰,以岁月“斑驳”的痕迹来展示它历久弥新的神奇魅力,以一种轻盈灵动、自由奔放的造型意味,来表现一种历经“沧桑”、超越时空的不朽之美及生命活力。

 

 

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© 2012 HIFA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